Ecen

我画画这么难看,你们还给我留言给我点心心,那一定是因为……!
你们喜欢我这个人!!
【这样想好像更高兴了呢x
【我爱你们!!【暴哭

【暗表】那对奇怪的兄弟

我我我来认领了……!我现在要幸福升天了!!爵爵超爱你!吃粮超快乐呜呜呜呜

绝爵-懒癌末期:


 @Ecen  生日快乐(*^▽^*) 




月见山跟着父母来到童野市已经一个月了,因为性格问题,月见山和班级上的人相处的并不好,大多数时候他都是一个人独来独往,班级上唯一能和他说得上话的人,只有坐在他后面的一之濑。


对童野市月见山没什么感觉,对新环境他更没有想融入的念头,一切的一切都引不起他的兴趣,除了班级上那对奇怪的兄弟。


 


班上有对奇怪的兄弟,月见山从转学来的第一天就注意到了。


武藤游戏和亚图姆。


一个地地道道的日本人,一个埃及日本混血。


每天都粘在一起,不是亚图姆挂在游戏背上,就是游戏被亚图姆抱在怀里,或者像现在这样,游戏坐在亚图姆的腿上,脑袋凑在一起聊天。


两个男生,每天无时无刻的不粘在一起,这很奇怪吧!


然而最奇怪的是,班级上所有人似乎都对此见怪不怪。


月见山趴在桌子上,他眯着眼看着远处的两人。


他观察他们很久了。


他发现那俩人之间,似乎有着一种难以言说的默契,或者说是气场?


那俩人凑在一起的时候,总是会形成一个独立的空间,别人根本没办法插足。


很强的排他性。


月见山微微眯起眼。


“他们俩是什么情况?”


“嗯?”一之濑抬起头顺着月见山是视线看去:“哦,他俩啊,怎么了?”


“怎么了?两个男生那么亲密,太过了吧,他俩该不会是那个吧。”


“啊,不是啦,你想什么呢。”一之濑挥了挥手又趴了回去:“他俩是青梅竹马,从幼儿园起就好的跟一个人似得,你习惯就好了。”


青梅竹马么?


月见山晃着椅子,懒洋洋的打量着远处一起在看漫画书的二人。


总觉得不像呢。


也许武藤游戏确实只把亚图姆当做发小,不过月见山可不认为亚图姆也是那么想的。


亚图姆看向游戏时的眼神,月见山可是很熟悉的。


也多亏了他这一个月一直在观察这两个人,才能捕捉到亚图姆眼底对游戏那一闪而过的渴望。


啊,还在笑呢。


武藤游戏,你反应也太迟钝了吧。


还没发现么?


你身边蹲着的那个可不是温柔的金毛,不要被他的表象骗了啊。


月见山撑着下巴手指轻轻敲打着脸颊,远处亚图姆突然抬起头,视线直直的与他对上。


只是一瞬间,那道视线瞥了他一眼就移开了。


月见山停止了摇晃椅子,他眨了眨眼一向没什么表情的脸上,突然扬起了一抹戏谑的笑容。


啊,被狠狠的警告了呢。


虽然只有一瞬间,不过那确实是警告的眼神呢。


月见山歪着头看着笑的开心的武藤游戏,轻轻摇了摇头。


一定会被吃干抹净的。


反应太迟钝了。


武藤游戏啊。


你身边的那个,可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饿狼啊。


 


 


月见山和武藤游戏有过一次解除,是某天中午月见山因为去晚了,所以小卖铺的面包卖光了。那天刚好亚图姆生病没有来学校,武藤游戏把多余的便当分给了月见山。


那是月见山和武藤游戏仅的一次接触,他也因此给武藤游戏贴上了多管闲事的标签。


他很好奇,这种毫无戒备心的人,被亚图姆拆吃入腹后,会是怎样的反应。


当他发现一直在自己身边扮演乖宝宝的亚图姆,其实从来都没把他当做兄弟时,会是怎样的表情呢。


 


 


只不过两人的发展似乎并不顺利。


那两个人似乎吵架了。


午休的时候,月见山啃着面包,看着谁也不里谁的两个人。


看起来应该是亚图姆的错吧。


肯定是亚图姆惹游戏生气了。


按照武藤游戏那种好脾气,如果是他的错,一定会先承认的,既然现在俩人谁也不里谁,那就一定是亚图姆的错了。


月见山和亚图姆不熟,可这并不妨碍他对亚图姆的认识。


在他的印象里,亚图姆是个非常独裁自我为中心的人。简直就像是封建社会的国王,从不给任何人好脸色,也不会理任何人,在他的王国圈地里,只有武藤游戏一人。


他对他这唯一一位国民,可是有着非常强的控制欲。


当这位国民发生暴动的时候,这位国王就会失去常态,竖起比平时还要高的围墙。


月见山两三下解决掉了面包,还是希望这两个人快点和好,班级上的气氛现在可因为他们俩紧张的要命。


 


以肚子疼为借口,月见山翘掉了下午的体育课。


保健室的老师也没为难他,只是说了他两句,就被其他老师叫走了。


舒服的在床上翻了个身,月见山准备好好睡上一觉。


“哗啦——”


保健室的门突然被拉开,月见山听见一个急促的脚步声。


他调整着枕头不以为意,因为拉了帘子所以他不知道进来的人是谁。


刚刚进来的人躺在了他边上的床上,隔着一道帘子,月见山隐约看见进来的应该是两个人。


就在他昏昏欲睡的时候,耳边突然响起了暧昧的声音。


月见山一个激灵睁开了眼,他僵在床上一动不动,压抑的声音不断从帘子那边传来。


低低的喘息,唇舌交缠的声音在安静的保健室里,听的极为清楚。


喂喂,什么情况!


情侣跑到保健室来秀恩爱了么?


那声音很压抑,隐约间还夹杂着挣动的声音,听上去其中一方并不是很乐意。


什么情况,强买强卖么?他要不要阻止一下。


月见山躺在床上,思考着利弊,隔壁被压着的人一把推开了另一人,那人退后几步撞在帘子上,月见山都担心会不会被对方二人发现。


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在保健室里响起。


 


 


“亚图姆!你到底想干什么!”


 


 


 


月见山的大脑出现了几秒钟的当机。


很快他得出了几个结论。


这个声音是武藤游戏。


所以另一个人是亚图姆。


所以刚刚是亚图姆在强迫武藤游戏??


 


所以他刚刚算是间接见证了,饿狼露出真面目的时刻?


 


 


“我不喜欢你看着别人。”


还真是彻底的独裁者。听见亚图姆的话,月见山在心底想到。


“貘良是我朋友!”


“那我也不喜欢。”


重物压在床上的声音传来,紧接着是游戏倒吸冷气的声音,以及亚图姆低哑的喃呢。


“你只要看着我就够了。”


“唔……不要……”


“啪!”


响亮的巴掌声回荡在整个保健室里,那声音脆的月见山都觉得疼。慌乱的脚步声响起,保健室的门被再次拉开然后狠狠的摔上。


保健室里又安静了下来,然而月见山已经没有任何困意了。


无奈的叹口气,月见山坐起身一把拉开了两张床间的帘子。


一双充满冷意的绯色眸子直接看了过来,在看到他适合,月见山都觉得那目光又冷了几分,几乎要变成实质的刀子。


如果不是脸上有个很明显的手掌印的话,亚图姆的眼神一定会更有杀伤力,月见山如此想到。


亚图姆冷冷的看着月见山,月见山也没有说话,保健室里维持着一种诡异的沉默。


许久之后,月见山先败下阵来。


他叹了口气起身向外走去,同时留下一句话。


“兔子逼急了也会咬人,何况是人呢。我今天什么都没听见也没看到。”


 


 


 


 


大家都以为武藤游戏和亚图姆闹了一点小矛盾,很快就会和好,可是日子一天天过去,两个人依然没有和好的样子。


大家都很意外,同样意外的还有月见山。


他没想到亚图姆会主动找他。


 


“所以你是想让我帮你出主意,怎么让武藤游戏原谅你?”


对面亚图姆冷冷的点了点头。


嚯,找人帮忙还一副大爷样。


月见山在心底翻了翻白眼,但还是给亚图姆出起主意来。


他很好奇,亚图姆怎么会来找他商量。


是他在不知不觉中踏入亚图姆的好友范围了么?


感觉大概更像是因为,只有他知道他们两个的事,所以亚图姆只能找他商量吧。


“你太强势了,经过我的观察,武藤游戏明显是吃软不吃硬的类型。或许你可以试着对他卖卖萌,撒个娇,也许他就原谅你了。”


他只是随口一提,其实更多的是想看亚图姆纠结的样子,毕竟亚图姆在班上可是酷哥一名,常年和卖萌撒娇绝缘,让他卖萌撒娇大概难如登天吧。


原本月见山打算看亚图姆纠结一会,就给他出别的主意,结果没想到对面的人居然认真的思考起他的意见的来,而且还点头表示这个主意不错。


 


 


月见山不知道亚图姆干了什么,只是仅仅在第二天,游戏和亚图姆就恢复了以前黏在一起的状态。


月见山摇晃着椅子,看着亚图姆把武藤游戏抱在腿上两个人一起玩手机,亲昵的交头接耳的样子,他转头看向身后的一之濑,扔下没头没尾的一句话。


 


“我后悔了。”


“什么?”


“我讨厌吃狗粮。”


END



评论

热度(24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