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cen

我画画这么难看,你们还给我留言给我点心心,那一定是因为……!
你们喜欢我这个人!!
【这样想好像更高兴了呢x
【我爱你们!!【暴哭

【暗表】特殊服务热线使用注意事项(4)

架空设定,都是普通人。 

好想问一下这篇有没有人看,看的人不多.....我就坑掉了啊www

真的不是因为玩狒狒,真的

走这边:[1] [2] [3]


城之内也是好心,可能是因为先前有欺负过游戏的缘故,现在他很照顾游戏的情绪。说起和游戏的相识还颇为有趣,当时他们刚上高一,开学的时候他和本田在操场下面堵了个个子矮矮的,长相酷似小学生的人。城之内装作酷酷的问了对方的名字,知道了他叫游戏,游戏是吗,我们今天开始就是同学了,同学就要互相帮助吧,借我500块钱怎么样。

游戏面露难色,我身上没带够,明天可以吗。等到把人放回家后城之内越想越不舒服,明天他如果没带钱干脆揍他一顿。第二天城之内在拐角就迎面撞上了游戏。

在城之内挥出右拳之后半个小时,他出现在保健室。肿着一只眼睛看着面前的两个游戏,高一点的那个是揍自己的人,正冷冰冰的盯着他,矮一点的不停的在解释城之内是朋友没有恶意。

后来他才知道另一个游戏名叫亚图姆,和游戏从小就在一起。

冰释前嫌后三人的关系迅速的巩固了起来,直到亚图姆离开。

所以亚图姆不在的时候,他怎么能不照顾好游戏呢!

城之内紧紧的握住手里刚才本田那边抢来的优惠券,决定中午请游戏去吃汉堡。

还在想怎么开口才好,回到教室就看到游戏整个人在座位上缩成一团,双手握住手机,大拇指飞快的在上面移动。

“游戏,”

“嗯嗯,”

头都不抬一下,视线丝毫没有从屏幕上移开的意思。

“你在……干嘛呢!”

呼的一下从游戏手里把手机抢过来,对方惊呼一声,以更快的速度又抢了回去。

看到对方捂着手机瞪着自己,城之内啧啧了两声,你现在这个样子好像偷吃被发现了一样。

偷吃,我和谁偷吃,游戏觉得好笑,把手机举起来直接贴到他脸上去,你自己看啦。

城之内后退两步,聚焦视线看清上面的内容后,无趣的摇摇头,真无聊,怎么是他啊?

 

十五分钟前,游戏呆滞的望着屏幕上闪烁的三条未读消息,不真实感环绕着他。不记得上一次收到亚图姆的消息是什么时候了,他再三确认了一下发件人的名字,手指游离在玻璃屏上方三豪米,来回绕了好多圈,划开了解锁键。

 

【伙伴】

【生日快乐哦】

【蛋糕蜡烛.jpg】

 

三条消息连贯跃入视线中,不真实感带着一点甜甜的气息胡乱的侵入游戏的脑神经,带动起嘴角慢慢往上爬。

居然都忘了今天是自己的生日。

游戏又把脸蛋埋到双臂间来回摩擦了好多下,缓缓的再次抬起头来,眯起的眼角一扫之前的阴霾。

【你居然还记得噢】

【我每年都记得的】

飞快的打下一行字,对方几乎是秒回了。

像突然收到了喜欢的人消息的怀春女高中生,青涩而害羞的笑着,偶尔用整齐好看的牙咬住自己下唇,游戏觉得自己也差不到哪去。

【我还以为你把记忆里除了女朋友以外的东西都删除了呢】

亚图姆没有立即回复,游戏给了自己一巴掌,又搞砸,难得两人终于说上话了,好不好的又甩出这种话题再次让他们之间陷入僵局。

【对不起】

【之前一直没有联系伙伴】

【伙伴是生气了吧,是我的错】

【给我一个补偿机会?】

对方还在结尾发了一个双手合十跪着的表情。

真是的,游戏抬起半只手挡住头,遮掩住自己溢出眼角的笑意。

【我才没有在生气啦……】

【不过确实是你不好】

【要怎么补偿我呢?】

【留个惊喜吧,到时候你会知道的】

【暂时原谅你】

即使是半年多没有联系,两人也没有陷入尴尬的境地,很快就以熟悉的方式愉快的聊了起来,这让游戏感到很开心,这样的羁绊可不是短短相处半年就能建立的,默默在心里给自己的优势加一分。

【伙伴和杏子怎样了?】

【只是朋友!而且你知道的吧,她喜欢的是你】

游戏条件反射般的解释,生怕亚图姆误会他还在喜欢着杏子。

【倒是亚图姆,没有交新女友的打算吗】

【?】

自己如果哪天不幸去世了,也是活活被自己坑死的,游戏无声的哀嚎,脑子里迅速转动着该找什么样的借口搪塞过去。

【是……御伽告诉我的啦,我也是昨天才知道的】

太蹩脚了啊这个理由!

【你一直在御伽那边打听我的消息吗】

这个人怎么总是这么一针见血??

【因为怕打扰到你……】

游戏小心翼翼的说,眼下的情况承认自己是个跟踪狂总比露馅要来的好。

 

【对不起】

亚图姆过了好久才回复一条,

【自私的没有考虑到伙伴的感受,也不知道主动联系,真的是很过分】

【以后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了】

就像失去安全感的孩子突然得到了一颗糖和一个紧紧的拥抱,暖暖的甜味在游戏心里化开,亚图姆的话语像是填补了自己内心一直丢失的一块拼图。

现在他完整了。

欢迎回来啊,另一个我。

游戏在心里默默念到,正准备给对方回复,手机突然从手中脱出,他吓了一跳,几乎是条件反射的一个反手捞回来。

然后就出现了开头那一幕。

 

“不然你以为我在和谁聊天。”游戏收回手机,又转回到刚才的姿势。

“也是哦,”城之内顺势坐回自己的椅子,侧半边脸过来嘲讽的看着他,

“也就你和亚图姆聊天能聊出情侣的感觉了。”

游戏感觉自己有被呛到。

“话说回来,城之内知道今天是我生日吗?”

“当……当然知道了!”城之内一惊,今天游戏居然过生日吗。

“是真的吗?”游戏抬起头一脸怀疑的看向他。

真的,为了表示自己没有忘记,城之内从口袋掏出两张优惠券在游戏面前晃了晃,生日特别招待。

还好自己有准备,城之内暗暗想到,一时间忘了问游戏关于早上的事情。

手机突然振了一下,游戏撇开城之内,低头看向自己的手机。

亚图姆又发来的一条消息。

【伙伴今晚要视频吗?】

他是说要和自己视频吗?

游戏觉得脑袋晕乎乎的,心跳又加快了一些,仿佛上天要补偿他之前所有的损失,从刚才开始各种惊喜就接踵不断。

【我明天早上没有课,这边的话伙伴应该是晚上吧,有时间吗?】

【当然有时间!】

迅速在脑海里过了一遍今天的安排,没什么重要的事。就算有又怎样,现在和亚图姆有关的事都要被他提到第一位。

【那就这样吧,我先去睡一会,晚上见咯】

【晚安另一个我】

【晚安伙伴】

亚图姆昨晚应该通宵是在和自己打电话,怪不得没有休息好。游戏稍微有些难过,亚图姆依旧没有和自己说起昨晚的事情。

还是在怕自己担心?

 

终于把手机放了下来,一台头就看见面前的城之内一脸嫌弃的看着自己。

“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?”游戏摸上自己的脸。

 

墙上的时钟慢吞吞的移动,窗外的云走的悠闲,游戏手指一下一下的敲击在桌面上,视线游离在窗外,内心焦躁让他从未如此期待着放学。

“游戏,”当杏子匆匆跑进教室,就看到游戏的座位上空无一人。

“游戏人呢?”

“应该是回家了,铃声一响我回头的时候人就没了……”

面对同样懵在座位上的城之内,杏子面露难色,

“还想问他过生日要不要去外面玩……”

 

等到游戏抄了近路一路小跑回家,冲进自己的房间顺势把门带上,还和柜子上的变声电话做了个拜拜的口型,才发现时间好像有点早了。

桌上的时钟显示五点四十五分。

这个时候给他拨过去肯定不妥,亚图姆正是需要好好休息的时候。

游戏百无聊赖在房间里晃悠着,翻了翻卡片,又打开游戏机,没几分钟就停下来。视线止不住的往时钟那边飘去。

八点了。

游戏一边在心里默念对不起了亚图姆让我自私一次吧,一边打开了电脑,在列表里翻出亚图姆的头像,点开视频通话拨了过去。

 

不经常熬夜的人,突然通宵一次精神就会承受不住,和游戏道过晚安后就把自己埋到被子里面,直到他刚才半梦半醒之间,隐约听到自己手机在响。

随手抓起枕边的手机,亚图姆眯起眼睛,看到来电人的名字,才无奈的笑笑,抓了一把头发坐起身——

“早安,另一个我。”

游戏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。

 

等到真的打开了视频,游戏又有些畏缩,毕竟和以前不一样了,他要面对的是他喜欢的人的脸,而对方却都还不知道。

“我就当你是在报复我了。”

亚图姆的声音慵懒的传过来,视频画面似乎没有调整好,映入游戏眼帘的是亚图姆凌乱的睡衣,敞开的领子露出一大片分明的锁骨和胸膛。

 

还是把画面关掉算了。

这样想着,游戏面无表情的按下了截屏。

 

亚图姆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走进浴室,镜头随着他的步伐抖动起来。手机被放到了一个看不见他的位置,然后哗啦啦的水声传了过来。

游戏屏住呼气,一言不发的听着对面的动静,直到亚图姆把水龙头拧上,用毛巾擦干净脸,把摄像头调到正中央——

紫色的和紫色的眸子撞到了一起,其中流连着暖色跃动着的光。

亚图姆很好看,他在上初中的时候就认识到了。虽然说两人长的很像,但是明显亚图姆面部轮廓更加立体,鼻子也比自己的挺拔,暗紫色的光隐隐的沉淀在眼眸的深处,让人陷进去以后就出不来。

该死的种族天赋就是好。

游戏出神的看着视频里亚图姆熟悉的脸,惊觉对方也在托着半边脸打量着自己。

“伙伴胖了?”

“水肿了。”

游戏心想你盯着我看半天就得出这么个结论。

亚图姆这边,看到画面里游戏正襟危坐,直愣愣的盯着自己。突然觉得这样的伙伴很可爱,紫色的大眼睛里满是专注,脸和以前一样有些婴儿肥,好像有点胖了?

“不是熬夜打游戏了?”

“没有啦,”

总不能老老实实的告诉他有关热线的事情吧,而且比起用那种方式,他更希望以自己真实的身份和亚图姆交谈。

而且……

像是又找回了当初那种感觉,两人紧密的挨在一块儿,互相交接的体温,在一片只有他们两人的空间里肆意畅谈,亚图姆把这半年冷落他的部分全部都补上了,从自己的日常生活聊到最近新出的卡片。游戏望着他,心里默默叹了一口气,

要是能摸到他真人就好了。

“对了,大家最近都怎样?”

“还好啦,和以前一样没太大变化,”

“这样啊,这个暑假我打算回去。”

亚图姆要回来?

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游戏将信将疑的确认了一遍,

“回来……是指回童实野市?”

“对,”亚图姆看着对面游戏表情复杂的变化,眼神里蕴着温柔的光,

“到时候还要麻烦你收留一下我。”

 

梦想实现了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,游戏从未像现在如此期待八月的到来。


TBC

——我是分隔线——

“亚图姆,你脸上有东西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我的视线。”

评论(24)

热度(10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