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cen

我画画这么难看,你们还给我留言给我点心心,那一定是因为……!
你们喜欢我这个人!!
【这样想好像更高兴了呢x
【我爱你们!!【暴哭

【暗表】特殊服务热线使用注意事项(2)

架空设定,都是普通人。

哇这个居然还有更我自己都被吓到了【,我觉得我给自己挖的坑还蛮大的,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我悄咪咪的删掉XD

开玩笑。

走这边:[1]

人们常说,如果你编了一个谎话,就要不停的用新的谎话去圆之前那一个。
游戏一脸惊恐的盯着那个发出清脆铃声的老式电话,像是一磅正在倒数的炸弹,屏幕上印着的电话号码在他眼前无限的放大,灰色的数字在诉说着自己生命终焉的倒计时。
就这样僵持了一分钟左右,电话铃声突然戛然而止——
惊魂未定的游戏仍旧死死的盯着已经暗下去的来电显示屏,刚要舒一口气,铃声又再次欢快的响起来。
铃铃铃——!

这个人怎么这样啊!!
游戏仰天哀嚎。

美国北纬37度,正值夏令时,天气稍微燥热,亚图姆严肃的看着自己手机,屏幕上的号码显示已拨出。
半分钟后,电话那头终于接通了,甜甜的女声传出来,
“您好,陪聊热线1197,感谢您的来电,请问您需要什么样的服务?”
不知怀着这样复杂的心情,游戏应该是本能的抗拒接通这个电话,却无法忽略内心深处的一丝丝渴望,渴望再次听到亚图姆的声音,渴望和亚图姆说话。
即使是以这样的方式。
冷静的思考了一下,对方很可能没有听清楚之前的内容,只是当成普通的付费热线,这样的话......游戏深呼吸,慢慢的提起听筒,
“……”
对面沉默了一会,亚图姆低沉带着点磁性的声音传了过来,
“你好,你们这边有提供特殊服务是吧?”

这人怎么这样啊!!
游戏真切的感受到了自己搬石头砸自己的脚感觉。

“特殊服务的话,有的噢,先生怎么称呼?”
既然后悔也来不及,只能硬着头皮演下去了,游戏皮笑肉不笑。
“Joey” 对面干脆利索的回答,
“Joey……先生,”游戏翻了个大大的白眼,“如果没问题的话,我们是按小时收费的,120元每小时,半小时按一小时算,可以吗?”
这次对面又没声了,游戏有点心虚,他之前从来没有拨过类似的特殊服务热线,仅有的了解还是城之内偷偷告诉他的,但也止步于草草的浏览过一些页面,是不是报价方式不对?还是说……
“其实,我已经有女朋友了。”沉默的时间不长,亚图姆开口了。
好像快要痊愈的伤疤再次被揭开,游戏感到胸口一闷,一股酸酸的感觉涌上鼻头,亚图姆低沉的声音再次把他拉回残酷的现实,如今隔着一个太平洋的距离,他们之间已形同街边擦肩而过的陌生人,他身边的那个女生已经替代了自己。
“那您拨这个号码是什么意思呢?”语气无法抑制的带上愠怒,泪水突然就在眼眶里打转,游戏咬紧了下唇。
“因为你之前先打给我了,我当时有说会回过去,”亚图姆轻笑了一声,
“我要兑现说过的话吧?”
“如果您不需要我们的服务的话,请挂断电话,并欢迎您的下次来电。”
“不……我并没有说不需要,按小时收费是吗,那么就从现在开始计时吧。”
“您女朋友……这也无所谓吗?”游戏惊讶道,莫名有些生气,亚图姆现在的表现轻浮又自私,就像个不负责任的混球。
“的确是……好像有些不妥呢,那我们就放松的聊会怎样?”
这是,不需要【那种】服务的意思?
“收费不会因此改变。”
“没关系。”
游戏发现自己越来越不懂这个人。

“在我们开始之前,知道对方如何称呼应该不过分吧。”
名字,名字,真名当然不可能了,亚图姆也没有给他自己的真名,游戏环视一周,视线落在了桌面上的决斗怪兽卡,
“Gandora”
“Gandora,听起来像是刚刚起的,”
那你还用你朋友的名字呢,这句话被游戏默默的咽到肚子里,
“我以为您知道彼此之间可以不用真名的?”
“这是我第一次拨这种热线,抱歉。”
“不过别担心,关于您的个人信息和聊天内容是完全保密的,不会泄露出去。”
“噢,”典型的亚图姆式轻佻语气,游戏感觉到对方换了个姿势,仿佛慵懒的倚在墙边,“我不在乎这个。”
“Joey还是学生吧,似乎在学校里还是挺有影响力的人物,要是让别人知道了你拨这种电话,可是会败坏名声的噢。”
“Gandora才是,明明也只是个学生,就做给别人打色【】情电话这种事情真的好吗。”
游戏差点惊的把电话掉了,亚图姆是怎么知道给他打电话的只是个学生?
正在他紧张自己是不是哪里暴露了的时候,对方轻轻笑到,“抱歉,我随便猜的,不过好像猜中了?”
接下来他是不是要猜你不仅是个高中生而且其实还是个男生,家住童实野市第五街道的龟记游戏屋?游戏一紧张就开始胡思乱想,一时不知道怎么回应。
然而事情并没有如游戏想的那样糟糕,电话那头见游戏久久没有出声,又带着点紧张的语气说,“吓着你了吗?真的抱歉,只是想着能从对话中知道我是在处理学校内的事务的,应该也是学生才对吧,就随便猜猜了。而且…”稍微顿了一下,补上,“你的业务能力有点糟糕。”
还好他没有往下乱猜,游戏松了一口气,“麻烦你,还请不要给我差评。”
听筒那边传来了亚图姆轻快的笑声,游戏有些恍惚,上一次听到亚图姆笑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呢。记得他刚转学过来那会儿就不爱笑,平时和游戏在一起玩的时候,也只是静静的看着他,面部不带一丝的情绪。游戏眨巴着大大的眼睛,亚图姆和游戏一起玩不开心吗,没有,和伙伴在一起很开心。开心可不是这个表情噢,游戏伸出肉肉的小手,捏上亚图姆的嘴角,开心的话就要笑出来,就像这样!游戏朝着亚图姆的脸裂出一个大大的笑脸,露出还没长齐的牙。亚图姆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,游戏那时觉得这是世界上最好听的声音。
现在也是。
好像回到了他们无话不说的那个时候,亚图姆还在他身边,亚图姆还离他这么近……
正沉浸在自己的回忆当中,亚图姆又的声音又传过来,“Gandora是怎样想到要做这个热线的呢?”
为什么要做这个呢,大概……“大概是因为一个契机吧。”
“我……失恋了。”
游戏抱着自己的双腿,后背贴紧墙壁,“说起来真可悲,是由于我自己的原因,和对方交流的太少,这段关系就断了,”
“不会和别人好好交流很痛苦,如果是做热线的话就能和不同的人说上话,能改变自己畏缩的性格就好了。”
“反正在热线里,彼此之间都不知道对方的身份。”
不知不觉好像把自己的真心话给说出来了啊,游戏苦笑着,不过也就像他说的,亚图姆不知道电话的这头究竟是个怎样的人。
“对不起,问到你的痛处了,”对方语气带着明显的愧疚,
“没关系,这些事总要去面对的。”
“这让我想起了一部电影,”亚图姆仿佛在回忆,“主人公在电话里扮演着不同的角色,因为没有人知道他是谁,所以他可以成为任何人。”
“这部电影我很喜欢,只可惜最后女主角也没有猜出他的真实身份。”
“结尾那个长镜头是我最喜欢的部分,导演故意在此留了一个悬念。”
“你暗示这是一个开放性结局?女主角最后猜出了他的身份?”
“她……会吗?”亚图姆的音量降低,像是在自言自语。
“如果没有猜出来的话,她应该会回去过自己的生活了吧,这样的结局对她来说更好不是吗?”游戏的眼神黯淡下去,屋里的灯光仿佛一同也变暗了些。
“如果这是她想要的,最开始那通电话她也不会打出去了。”亚图姆的声音轻轻的,像一个抛出的石子,砸在他心底的那扇窗户上。
窗户渐渐打开了,窗外的阳光透进来。
“也对,”游戏终于舒展开一个笑容,“他应该相信她。”
“你笑起来声音很好听”。”
差点没有反应过来这不是自己本来的声音,游戏突然脸一红,突然明白了为什么亚图姆到美国短短一年就开始谈恋爱。
“我怎么有一种是我被服务了的感觉呢,”游戏喃喃自语。
对面好像听到了,爽朗笑了一声,刚准备回应,就听到一阵急促的铃声,
“很可惜这次通话只能到此为止了,本次服务就当是免费提供的哦。”隔着听筒都能想象到对方在电话另一头wink,然后就匆匆挂断了电话。

耳边传来嘟嘟声,游戏放下电话,仰起头抵着墙壁。

还是那个温柔的亚图姆啊,和一年前一样,总是为着别人着想,细致敏感的亚图姆,即使是对素未谋面的陌生人。虽然很嫉妒那个女生,但是,游戏把头埋到双臂之间,嘴角微微上扬,这样的亚图姆,他还不想放弃,故事的结局未定,谁知道接下来会有怎样的伏笔呢。

下一次,一定要好好的打电话给他。这样想着,游戏枕着脑海里的余音,安然入睡。


TBC

走这边:[3]

——我是分隔线——

我不会写文,也不知道自己写出来的是个啥玩应【,各位有缘分点进来并且忍耐着看完的小天使,不管看的爽还是不爽都留一下言嘛_(´ཀ`」∠)_

评论(11)

热度(7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