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cen

我画画这么难看,你们还给我留言给我点心心,那一定是因为……!
你们喜欢我这个人!!
【这样想好像更高兴了呢x
【我爱你们!!【暴哭

春是二月的神明降下的祝福,雨水和土壤,风与太阳,宇宙之息孕育万物,永恒相伴的花和天上的云,日复一日人们祈祷中绽放。
偶尔也会有神明的低吟,漾起绿色波浪的麦田里,好像听到了歌声。
“喂,你在那边做什么?”
山麓下,脚底踩着麦田,少年自顾自朝着蓝天,金色的刘海抓住风。
亚图姆怀疑自己的眼睛,是个年纪和自己相仿的少年,在白云遮住太阳的午后,躲在麦田里,嘴里哼着亚图姆没有听过的曲调。
这是他们相见的第三次,应该说是亚图姆见到他的第三次,眼前人不是泡影,风路过时确实勾勒出了他的轮廓。
“不要一个人站在那边,会被妖精抓走的。”
亚图姆一二两下爬上高坡,直接跑到少年跟前,少年回头,日光里如水晶般紫色的瞳孔熠熠生辉,轻柔的歌声渐渐消失在耳迹。
或许还带着一点香甜的花粉气息。
“你不怕妖精吗?”
少年笑了,“妖精,什么妖精?”
“就是藏在麦田里的妖精,会抓走独自一人跑过来的小孩。”
坐在石头上的少年若有所思,拍拍裤腿,站起来,和亚图姆面对面。
比自己稍微矮一点呢。
“你看,我们都不是一个人啊。”
人们对于神明的敬畏之心,一边祈愿着恩惠,一边畏惧着惩治。相传二月神的化身只出现在春天,带走麦田里的孩子,作为秋收的祭品。
名为游戏的孩子在麦田里轻轻哼唱着歌谣,亚图姆在他的身后用麦秸编制起草帽。
“所以说大人们都是骗人的,”亚图姆把粗糙的草帽戴上,“妖精的传说也不过只是一个故事罢了。”
“亚图姆见过妖精吗?”
“没有。”
“我也是。”
“但是如果有妖精来的话,只要唱歌就好了。”
“游戏唱的是什么?”
“是宇宙的祝祷之诗,大地与天空的结合,孕育了风和雨水,土壤的礼赞之歌,太阳的恩惠之曲。”
“真好听。”
是紫罗兰色的碎屑,在游戏眨眼的瞬间掉落,亚图姆靠着树荫,伴着空灵而澄澈的歌声闭上眼睛。
大人们不厌其烦的告诫每一个出门的小孩,不要独自靠近麦田。亚图姆总在逃离了烦躁的说教后,一个人爬上矮矮的山坡。那里总有另一个身影伫立在麦田里,亚图姆跑过去和他肩并肩。
听久了那些歌,他就发现游戏唱的是一种他听不懂的语言,游戏为此解释到,他住在山的另一侧,是一个很小的村落。
“什么时候我也能到山的那侧去看看。”
“现在不行了,春天马上就要过了。”
金发紫眸的少年歪着头,一副很苦恼的样子。
黄昏的山麓隐隐约约透出日与夜的分界,麦田如同隔开了两个季节,春的尾巴收在了日暮中。
歌声戛然而止。
“真好听啊,”闭着眼的少年沉浸在方才的旋律里。
“亚图姆,再见了。”游戏在日落的交界点,回头望着他。
“回去了吗?”
“嗯。”
“但是,”亚图姆有些失落,
“你还没告诉我歌的名字。”
游戏眨了眨眼,最后一点紫色也融入了夜色中。
“喜欢的话,明年春天我再唱给你听。”



只是一点自嗨产物【躺平。

评论(1)

热度(16)